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痴臭BITCH☆淫乱的暑假】(9)作者:indainoyakou
【痴臭BITCH☆淫乱的暑假】(9)作者:indainoyakou
字数:6317

  「汝……此身装扮,想必是西国来的使者吧。捎来了怎样的消息呢……说罢,娃喇娃听着。」

  我……是从西边方向来的,是这个意思吗?使者……嗯……就是朋友?消息应该是指聊天……吧?

  总而言之,可以解读成「从外头来的朋友想聊什么吗」这样?

  啊啊……超怪的……超怪的啦……!这个女孩子虽然超美,却超令人遗憾的啦!

  遗憾到已经可以让人无视她裸露出来的漂亮身材……就是这种程度的超级无敌大遗憾。

  「那个……其实是大人要我来的……」

  呜,一旦感受不到她的魅力,注意力就被杂乱的房间与经血的臭味分散掉了……好难过喔。

  遗憾正妹轻晃右腿,一副了然於心的神情说:

  「原来如此,是本家的使者,娃喇娃懂了。上前来罢. 」

  「呃……嗯。」

  虽然听不懂,反正就先顺从她的话,万一事情真的不妙再强行逃跑……加油,小简!

  屏息越过屏风,最先吸引目光的不是床上半裸的正妹,而是床铺两侧地板上堆到快跟床一样高的杂物!上头还放了好多件沾血的内衣裤、毛巾跟裙子!真是超遗憾的啦……!

  「使者请勿在意,为了抵抗妖魔,娃喇娃的圣血结界是必要的措施。」
  「蛤……妖魔?圣血?」

  正妹优雅地颔首道:

  「过去,娃喇娃经历过封印失败,反遭受妖魔诅咒,导致每个月都有数天无端流失大量圣血。娃喇娃灵机一动,利用圣血设下结界,方才保住性命。」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等等那不就是月经吗!而且圣血根本就是经血吧!」

  啊,糟糕,忍不住吐槽了……

  好在遗憾正妹没有大怒或抓狂攻击我,而是柳眉微皱,优雅不减的说:
  「娃喇娃乃是最后的巫女,体内流有东国的古老血脉,不得以常识论之。」
  我看你的脑袋才不得以常识论之吧……

  话说这到底是……角色扮演?还是阿达阿达?不管哪个好像都很难被忍受,难怪交不到朋友。亏她长得很美说,皮肤又那么白。

  「来罢,使者,到娃喇娃面前来。」

  「好喔……我可以坐下吗?」

  「请。」

  「谢、谢谢……」

  嗯──嗯──唉……我放弃……就算跟半裸正妹近到应该让人脸红心跳的距离,想不出话题又被经血臭弄到心浮气躁,真的超烦……

  沉默好一会儿,没想到反而是对方先开口:

  「汝,面容不错,娃喇娃甚是满意。」

  我用嘴巴吸了口气,小心翼翼地回答:

  「娃、娃喇娃也很漂亮……」

  「放肆!」

  噫……!

  什么什么……不能直接叫她那个怪名字吗?真是够了啦!

  「你……你也很美……」

  这回总算是露出满意的浅笑。

  「那么,宽衣吧,让娃喇娃看个仔细。」

  「喔……蛤?我?」

  「是。」

  「你叫我脱衣服?」

  「是。」

  「你不觉得这好像怪怪的吗……?」

  「使者在意的话,那么娃喇娃先脱罢. 」

  语毕,她大小姐还真的把睡衣脱了!胸部都跑出来了!在充斥着经血臭的床上看着白肤正妹慢慢脱至全裸……这场面绝对很奇怪啦!

  不过,呜,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别的女生裸体……胸部就不提了,私处果然和我不一样呢。如果按照健教课教的生殖行为,就是把我的阴茎……塞进那个毛茸茸的里面吧?

  那个……阴道……听说很舒服……?

  「来罢,换你了。」

  她的声音附着在苍白肌肤上,以瘦到病态的肢体美俘虏了我的目光,使我为她陶醉……并且脱了上衣和短裤。

  「胸形略广,还算得上美。来,继续脱。」

  啊……被称讚了,虽然是怪人的称讚,还是有点小开心。

  无法断定究竟是觉得无所谓呢?还是因为被迷住了?或者对某些下流的发展怀有期盼?

  动机尚未釐清,我已解开胸罩……并在她的注视下,缓缓脱去内裤。

  「使者……你被妖魔附身了。」

  欸,你对我的裸体感想居然是这样!刚刚的美跑哪去了!

  「真是可怕哪,肉眼可见的邪气……!」

  该不会是指人家的阴茎吧……它哪里邪恶啊!虽、虽然被正妹注视着……有点……反应……

  「请勿担心,既然妖魔进到娃喇娃的结界内,意味其目标乃是娃喇娃……瞧,在巫女之眼的凝视下,它开始狂暴了!」

  不……这个应该叫勃起……

  看她这么专注在玩角色扮演,真的是连吐槽都懒得吐了……

  「呵呵呵……娃喇娃也许久未曾与强大妖魔交手,真是……战意涌遍全身呢……」

  「呃,你脸好红,不要紧吗……?」

  「无需担忧!此乃战意……哈啊……!」

  我超担心的好吗!因为她根本打从刚刚就死命盯着我下面!虽然有反应的我也不对啦……但是那种偏执的目光感觉就很有问题嘛!

  幸好她没有直接扑向我……而是往后躺下,双腿微开,两手伸到私处拨开浓毛与阴唇……呜!看到里面的肉色了……!

  「来……来罢……!哈啊……哈啊……把你的妖魔诱导至……娃喇娃的封印之穴……!」

  等等……等等!

  这明明是超好的机会对吧?

  明明是超令人兴奋的发展对吧?

  可是她的怪怪角色扮演和房里浓浓的经血臭实在太让人状况外了啦!

  身体有反应……心情却很平淡。

  「来呀……!让娃喇娃替你净身……!」

  她开始揉那里了,细白手指在乌黑杂毛间轻巧摆动着……呜……怎么办,我到底该不该过去……?

  过……过去吧?

  反正……都这样了……就、就试试看?

  人家跟女生的……第一次……呼呜……!

  「抱住娃喇娃的腰,把妖魔送进来……!」

  我胆战心惊地抱住她,掌心回传不很舒服的触感。

  太瘦了,没什么肉,抓太用力又怕弄痛她……

  「那个,要不要先亲亲……或是爱抚?」

  对於我认真的疑问,她竟然用鼻子嗤笑:

  「居然被使者瞧不起了……好罢,那么娃喇娃就为了使者,召唤更多的御神水罢!」

  嗯……也就是说……我现在就抱着她的腰,阴茎先在她杂乱到有点噁的阴毛上待机,然后等她自……自慰……弄出多一点淫水,对吧?

  这动作有点……不……根本是超猥亵的。

  因为人家的阴茎……就在她的阴道前面……还看着她自慰。

  糟糕……好想摸。

  好想摸喔……!

  「使者……呼……可先刺激妖魔……呼……以便封印……呵呼……!」
  「好……好哦……」

  我轮流看了看她发红的脸蛋与按揉着的私处……接着握住热热的阴茎,和她互相看着彼此自慰起来。

  嗯……!鸡鸡的淫水一下子就出来了,咕滋咕滋的弄得好湿好滑唷……
  两个人一起自慰……呜……!

  「呼……呼……娃喇娃的封印之穴……已经……湿淋淋……」

  「是呢,都看到你的水水了……啊……」

  「那就……呼……来罢……让妖魔进来……」

  「好的……」

  她再度用双手的指头将阴唇往两侧拨开……微微湿润的粉红穴口从乌毛底下显现,引诱着我将滑溜溜的龟头贴上去……

  「你那里好暖和……我、我要插啰?」

  「可……」

  我在脑海里迅速回想叔叔插我时感受到的动作,然后腰往前轻推──

  咕滋。

  龟头陷入十分柔软富弹性的触感中。

  再往前推,咕滋声就随着她粉红色的漂亮肉唇往阴茎根部──整根吞没.
  「呜……!」

  好爽……!

  天啊……!

  那比起嘴巴还更狭窄、更柔软的触感,舒服到我简直不敢置信……!

  总觉得要是开始动的话,一定很快就射了……!

  我忙着处理局部快感都自顾不暇了,没想到被插入的她反应比我还激烈……
  「哈啊啊……!这是地狱的业火……!燃烧着娃喇娃的封印之穴呀……!」
  流着口水、一脸亢奋地喃喃着很令人沮丧的角色扮演台词……虽然是如此遗憾的场面,我仍因为她舒服的阴道触感维持相当兴奋的情绪. 嗯,好啦,其实是冷了一点……不过鸡鸡真的很舒服呢!

  我紧张不安地试着做了一次抽插……啊呜……!

  不行……不行不行……太爽了……这样下去只要动几下就会忍不住射精的…
  …

  不过比起我……她好像更敏感呢?

  「呼嗯……!果然……果然是强大的妖力……!使者……!快将之封印罢…
  …!「

  ……不协调感消失了。或者说是淡化了。

  就算是这种不知所谓的角色扮演,也能当做爱爱的藉口……理解了这点的我,不再那么排斥她的疯言疯语,对她产生的性欲也更强烈了。

  小简我……要跟这个女孩子做爱……没错,管她什么巫女不巫女的,人家就是要做……!

  「我要……插你啰……!」

  她害羞地点点头,然后──表情扭曲着迸出了淫叫。

  「来罢……妖魔啊……!哈……哈欸……哈呜……!」

  我的动作已经尽量放得很慢很慢了……可是才插两下,感觉就随着她怪怪的呻吟涌现,使阴茎敏感到随时处於临界点……

  好奇怪……叔叔当时是怎么忍耐的……呜,搞不懂啦……虽然搞不懂……腰却自然而然地动了起来……

  「嘶……呜……里面……好舒服……!」

  「哈啊……!娃喇娃的身体被妖魔侵犯了……!」

  比单纯闷热的嘴巴要更柔软更温暖,抽离就恢复紧密、深入就配合着扩张开来……真是太爽了……

  床铺随着我的动作发出轻微的嘎吱声,意识到那阵规律的声音时,才发现原来我也可以这么顺畅地插着别人的身体……

  尽管总是感觉到快要射了,阴道确实也很舒服,但速度一放慢下来,刺激度也就不会猛地爆发……很好,我渐渐抓到要领了。

  说是这么说……其实我很想赶快射的说.

  她紧密的阴道内随着抽插发出了黏黏的水声,不光是悦耳,实际上也超舒服的……如果放松紧绷的情绪、尽情用阴茎享受磨擦的快感,应该会很棒……可是那么一来很快就会射了。

  ……回想起被叔叔插的感觉,就觉得不能那么快射精。

  我要……我要让她发出更舒服的叫声、更下流的呻吟……!

  「呼……哈呼……!哈呼……!真是倔强的妖魔啊……!娃喇娃的身体……
  燃、燃烧起来了……!「

  呜,跟预期中的叫声相差有点多,不过这样正好……叫得太销魂的话,会害我容易忍不住。

  控制力道与欲念真的很困难,常常一不小心就进入冲刺状态,立刻煞车又显得很突然……折衷的作法就是趁紧急煞车时轻触她的身体.

  当了那么久女生,今天才知道原来女孩子的肌肤如此柔软。伯伯们摸我的时候,也有这种感觉吗?

  「啊……!啊啊……!被妖魔侵犯着……居然感到如此愉快……!娃喇娃…
  …真是屈辱……!「

  唉……真希望她能闭嘴,但是闭嘴又会让我太有感觉……

  全身渐渐热了起来。尽管只是重覆着缓慢的动作,额间仍冒出一粒粒的汗珠。
  越来越憋不住了……好想放松射精喔……

  怪女生的叫声在我摸起她阴蒂后开始有了变化。

  「呜……!娃喇娃的身体……呜……好奇怪……!嗯……嗯呵……!」
  专注在爱抚上就忘了摆腰、专注在摆腰就忘了爱抚……两边节奏很难平衡,但我很努力想让她感到舒服。

  「呵……呵呃……呵呼……!呼噫……!噫……噫……噫嗯……!」

  ……糟糕,有感了。

  「哈啊……!哈呜……呜!娃喇娃……好舒服……呵呜……!」

  她自个儿摸起双乳,陶醉在快感中,神情不再做作,红润得迷人。

  我红着脸紧盯声线整个甜起来的她……加快了手指搓弄的频率。

  「娃喇娃……呵嗯……!呵……要……嗯……去了……呵呜!」

  纤白肉体微微发颤,而后是连着表情一同陶醉的扭动,一股撒娇味道慵懒升起。

  「呼……呵……」

  从她的反应中感觉到可以冲了……我立刻停下爱抚,全神贯注在享受她多汁又紧密的阴肉。

  颤抖着的阴茎随着放松下来的情绪变得非常敏感,加诸累积了疲累感的下半身,使我的感官完全被阴道柔柔包覆住。

  从湿热触感中最先逆流渗进全身的,是来自於龟头突然漫开的松懈感──紧接着整根阴茎彷彿从根部开始微微地脱力,连被湿嫩阴肉夹触着都感到有点痠,这感觉很快地和龟头的松懈感连成一气,带来非常舒爽的射精。

  「呼嗯……!」

  啊哈……好像被吸住了一样……浑身放松下来不再抽插,阴茎仍被吸得紧紧的……

  屁股上方感受到一股柔弱的力道,我顺从那力道伏下,压在神情恍惚的怪女生身上。

  然后……我们一次又一次地接吻,两人力气都很微弱,亲起来毫无负担又很愉快。

  直到激情消退,经血臭味恼人地卷土重来,恍惚可爱的怪女生也跟着变回怪怪的巫女。

  「汝做得不错,娃喇娃至为欣赏!」

  明明身体抱起来这么暖和,硬要玩角色扮演真的很倒胃口耶……不管怎样先摸摸她的头吧。奖励奖励你!

  「放、放肆……!」

  这种时候就乖乖让人摸啦……嗯?是我错觉还是她头发整个移位了?

  不……不会吧……是假发!

  她那头黑发整个往后跑位了啊……!

  「别碰……勿触娃喇娃的头!你这个……汝……甚是无礼!」

  「我、我知道了啦……对不起。」

  拿开手的时候,我注意到她右耳上方露出短短的金色发丝,那景象旋即就给重新戴正的黑假发遮蔽住。

  所以这是为了扮成怪怪巫女才戴的喔……

  「娃喇娃累了!汝可以退下了!」

  呜,语气都变了,看来误触她的地雷呢……

  「还不快退下!」

  「那个,你要先把脚松开……」

  「咦……?」

  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还用脚勾住无礼之徒的巫女大人,大概是意识到体内还插着软软的阴茎吧,生气的脸庞倏地抹上一片甜晕。

  好可爱……这股想法才在脑海成形,勾住屁股的双腿就缓缓松开了,随后而至的是怪里怪气的逐客令:

  「快给娃喇娃退下!」

  「好啦……」

  管你娃什么娃,退下就退下,哼!

  我在比刚进房时还尴尬的气氛下穿起衣服,期间她不断盯着我的动作,就像是被肖像画注视的怪异感……着装完毕,她缓缓坐起来,抚着腹部轻声说:
  「尽管无礼,封印结成……汝也算是大功一件。今后,缠绕於汝的妖气将会减弱,汝大可安心。」

  「人家都要走了,你还在玩角色扮演,真是不可爱耶……」

  「什么……?汝难道不相信娃喇娃?」

  我用手指搔了搔脸颊,挤出苦恼的表情说:

  「设定是可以接受啦……可是说话方式……」

  不料她表情却认真起来,犹如戴上冷艳与威严的面具,以那副姿态自信颔首道:

  「汝还是不相信。看在封印顺利,娃喇娃就特地为汝破例,让汝一窥娃喇娃和妖魔交手的证明……」

  说着,她面不改色地转过身去,将刚才为止一直隐藏着的背部露给我看……
  那应该会是张很美的背。

  可是……

  「我……我要回去了。」

  她默默地转回来,点头,穿起睡衣。

  「娃喇娃累了。退下罢. 」

  我看着她那回归到初次见面时的眼神,也点点头,下床走向门口。

  身后传来屏风拉动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想等到那声音静止下来,然后才离开房间.

  总觉得……好想赶快回家。

  笋姨正在客厅看电视,注意到我走出来,带着歉意的表情问我一切都还好吗?
  为什么要露出那种歉疚的表情呢?老实说看了真反感。有一种好像故意骗了人之后还想搏取原谅的感觉,很不舒服。

  我耸耸肩,不想让她看出我的感受。

  「还好耶,只是她讲话有点怪怪的。」

  笋姨的表情蒙上一层阴霾,老脸微皱着说:

  「其实啊,我们小丽前阵子遇到了很糟糕的事情,才变成那样……」

  「糟糕的事情?」

  「就是……」

  交了坏朋友──简单来讲就是这样。

  原本她是个成绩优秀的乖孩子,上了大学开始和网路上认识的男生交往,对方年纪比她大一轮,是个游手好闲的男性。因为太相信对方的甜言蜜语,打算与对方私奔,只留下一封信就失踪一个多月。某天她突然回到老家,已经是疯疯癫癫的模样。

  她家人虽然报警了,却一直无法从她口中问出对方的情报,半年下来只大概得知她受害的过程──那一个多月她惨遭男方及其友人监禁轮奸,也发生过强制灌醉虐待等情事,导致她非常严重的身心受创。

  好好一个女孩子被弄到精神崩溃,只能休学待在家里静养、期望时间能沖淡受虐的记忆……

  听到这,回想她用来逃避现实的角色扮演,我的心全揪成一团.

  不过,更令我难过害怕到想逃离这里的原因,却另有其事。

  「总之,你能来陪她实在太好了,真希望小丽能赶快振作起来……」

  ──笋姨,小丽背上整片整片的伤,绝对不是半年前留下来的啊……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lt2014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