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One night in Beijing】(完)【作者:妖男水无痕】
【One night in Beijing】(完)【作者:妖男水无痕】
字数:303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在下班到家之前,对段淳来说都是再平常不过的一天。

  整理文稿,跟同事开开玩笑,中午陪老板去见客户,吃的还是重庆火锅。
  辣起来是真的爽快透顶,虽说明天厕所里可能比较难受。

  走出西直门地铁站,他顺便在旁边的市场买了两块豆腐和牛肉馅.

  一不做二不休,反正中午已经吃得那么辣,干脆晚上吃麻婆豆腐。

  结果他打开家门的时候,发现气氛有点诡异。

  女友白枫坐在沙发上,双腿分开身体前倾,手扶着脑袋,双肩一下一下的抽动着。

  面前已经扔了一堆纸巾。

  看见这架势还没反应的男人,女友大概是包办婚姻或者从人贩子手里买的。
  而段淳很清楚他们俩是自由恋爱。

  「我回来了!……你这是怎么了?」

  白枫抬起头,眼睛看起来像两个熟过头的滴水桃子。

  「我……我没事……看了个虐心的故事。」

  「我就说嘛……这年头的纸巾厂商都得感谢这帮拍电视剧的,这是给他们贡献了多少销量。」段淳扬了扬手里的东西,「我先去换衣服做个饭,晚上看部喜剧给你中和中和。」

  虽然没太注意,但他的余光似乎看到白枫有个抬手的动作。

  摘下眼镜放到床头柜上,脱下身上的衬衫和牛仔裤,换上运动裤,段淳伸了个懒腰。

  低下头,却发现床底有什么东西露出了个角。

  那是几张打印纸。

  看到上面的内容,他似乎明白了点什么.

  本来这些东西不是放在这么靠外的——

  白枫不是为这个哭的吧?

  段淳一瞬间有点想笑,想起纸上写的东西是怎么来的,他就更想笑了。
  「天妒英才!现在是我一代美男——洪七,生存在这个世上的最后一天,我绝对不能接受这失恋的打击!」

  「哈哈哈我就说张学友应该把旺角卡门的嘲讽颜艺用在这儿嘛!」

  不管看多少次《东成西就》,段淳都能笑到内伤。

  放在昨天,其实白枫也是。

  但今天她实在是有点反常。

  一大盘麻婆豆腐被她一个人消灭了一多半,这还是没有计算她把多少米饭送进了肚子。

  段淳觉得自己不能再这么装傻了。

  「我靠,这是什么悲剧还让你低沉成这样,要不你介绍给我也见识见识?」
  「其实……真没什么,你别问了,真的。」

  白枫又抽了张纸巾,这次是擦嘴角。

  「你这都快成猫脸了好么. 」段淳有点强硬的转过女友的头,在她唇上轻轻一吻。

  ——好吧,这个吻是郫县豆瓣味的。

  白枫看着段淳,眨了两下眼睛。

  「——为什么一定要喜欢一个女人。

  ——又是为什么要隐藏着。

  身后的他还在不断的深入,动作猛烈到润滑似乎都要干了。

  是的,他们以最紧密的姿态联系在一起了。

  但就算如此,他们之间似乎也隔了一层什么东西。

  那家伙要结婚了,和一个女人。

  陆明不愿去想象那个女人会有多么痛苦,因为现在自己只怕比她还要疼。
  他只能继续放松身体迎合着爱人。

  也许是所谓的爱人——」

  就算躺在床上,白枫仍然睡不着。

  那几张纸上写的东西一直在耳边像录音机似的回放。

  自己的男朋友在看BL文学,还藏在床底下,显然是不想让她知道。

  他是同性恋吗?

  但是他也没有冷落过自己。

  是演技?还是别的?

  自己会像那个注定守活寡的女人一样么?

  还是说他已经……

  而且说起来,段淳带着点书卷气的形象大概正是……

  白枫又翻了个身,和男友背对而卧.

  然而一只手握住了她的手腕。

  慢慢引导着她,直到摸到了某个坚硬的物体。

  白枫扭了一下身子。

  「我今天……没这个心情。」

  「你是看了我扔床底下那玩意儿了吧?」

  段淳的声音在黑暗中相当沉闷。

  白枫又扭了扭,没有说话。

  「你还真觉得我是藏那儿的啊?而且……算了先让我证明我不喜欢男人再说这是怎么回事。」

  从小到大,白枫一直有个太平公主的外号。

  说的不是别的,正是胸围。

  然而段淳这家伙自称喜欢的就是飞机场。

  每次双手在她胸前一马平川横扫而过的时候,男人都相当兴奋.

  就在稍早之前,白枫还认为他这是把某个男人代入到了自己身上。

  胸前,脖子,耳朵,后背。

  但她还是有点提不起兴致。

  「姑奶奶……我要是真喜欢男人,哪能这时候硬起来是吧?——等会儿你轻点!」

  白枫深呼吸了一下,猛地翻过了身,一把捏住了段淳的裤裆.

  「先跟我说明白怎么回事,再说别的!」

  「好好好……你放开我就告诉你!」

  「其实就上周,你还记得我凌晨喝的半醉回来那天么……我跟林公子出去了。」
  白枫点点头,林公子是他们俩的朋友,平日是个自由撰稿人,结果落了这么个外号。

  「继续说. 」

  「也就那天,不知道丫发什么神经,非说要写篇关于同性恋的小说. 然后周末说请我喝酒我就让这孙子给骗去了……」

  ……

  没有人知道三里屯这个建国前还是农村的地方如何一跃变成了北京夜生活的地标。

  喝酒倒是没有错,只是这家隐藏的小酒吧让段淳浑身不自在。

  让眼睛报废的灯光,摧残耳膜的音乐,还有明显阳盛阴衰的性别比例,都在提醒这段淳这酒吧到底是干什么的。

  「嘿,喝一杯吗?」

  走来的是个身材健美的男人,他顺势把上半身支点放在了吧台上。

  双眼就这么盯着他们,里面的感情让段淳不知如何形容。

  「抱歉,我们这是私人话题. 」林公子脸上的微笑捉摸不透。

  「那打扰了。」

  「你他妈把我领到gaybar来干什么?!」等男人离开,段淳用最低音量在朋友耳边骂了出来。

  「我跟你说了我这几天要取材啊。」林公子喝了一口干马提尼。

  「你就不能自己来?!」

  「两个人一起比较安全。」

  「你丫还怕被人下药是怎么着啊?」

  「你不是不歧视同性恋吗?」

  「我也没说自己乐意让男人色眯眯的盯着看啊?!」

  「所以我才让你来……前天我去东单公园来着,里面走了一圈,出了一身的冷汗。里面的人就是这种眼神……或者更疯狂,看猎物的眼神。」

  「合着你还真不是不知道害怕。」段淳要了两瓶喜力,「我建议赶紧走人……别的不说,我饿了,待会儿涮火锅去,你请。」

  「我觉得我要是说不,你能在这儿把我就地正法了。」林公子玩弄着杯子里的橄榄。

  那个大吃大喝的晚上过去还没多久,林公子就在西直门的某家淮扬菜又请段淳吃了一顿.

  狮子头,响油鳝糊,大煮干丝,还有肉包子和臭鳜鱼.

  对段淳这种肉食动物来说,当然是求之不得。如果没有那几页纸的话。
  林公子两天没出门,每天靠外卖撑着在家里硬写了一篇小说出来。

  「哥们儿,写完了,你也看看,毕竟咱俩是共犯。」林公子开了一瓶燕京推到段淳面前。

  「行行行,我知道,谁让我吃人嘴短呢……」

  看倒是看完了,只不过段淳总是想到那个让他蛋疼的晚上。

  看完之后,他顺手把文稿扔到了床底下。

  放眼前就闹心,扔进碎纸机又有点对不起朋友的心血。

  结果他也没想到白枫今天打扫卫生的时候发现了这东西。

  ……

  等到段淳哭丧着脸说完,白枫已经笑得打了好几个滚.

  「哎呀这家伙……等我下次看见他,我也要宰他一顿饭,谁让他把你弄成这样的。」

  「嗯,多谢理解啊,老婆。」段淳苦笑着摇了摇头.

  「不过话说回来……那家伙不会是……」

  「他如果是,估计不至于非得叫上我那种地方壮胆了吧……」段淳道,「老婆,我发誓,要是那家伙真对我屁股有什么想法,我就亲手把他那玩意儿剁了喂狗……」

  「你还是给他下半生和下半身的幸福考虑考虑吧!——好了,你表忠心的时候到了~ 」

  说着,白枫一个一个开始解睡衣的扣子。

  北京的这个晚上一如既往,非常平静.

                (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