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美味佳瑶】(17)【作者:晓秋】
【美味佳瑶】(17)【作者:晓秋】
原作:米达玛雅
修改:晓秋
字数:555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美味佳瑶《原人妻女军官》(十七)

  「蕙玲,在吗?」

  回到单位后,怨气未消的佳瑶主动地钻进学妹的辅导长室。她并不想回去自己的办公室,只因昨夜的记忆深刻,怕触景生情,怒火再起。倘若没有要事,她打算今天都不进去。

  正值十点,她猜测蕙玲应该正在里面处里业务才对。

  殊不知,迎面而来与佳瑶对视的人,不是自己亲暱的学妹。而是……昨晚同个时间,在装备库房跟士官长鱼水之欢,浪荡淫骚的婊子──

  林芸芸。

  她正坐在蕙玲的位置,手机拨放着轻松的流行乐曲,批改这周单位士兵们的大兵日志。一手红笔,一手蕙玲的官章,在批语后加印,看似相当熟稔,已然不是第一次做这事情。

  佳瑶的出现,亦吓到林芸芸。

  「副…副库好。」她下意识地站起,面对进门的佳瑶,面色慌张失措,不知该如何是好。

  对面铁青面貌的佳瑶,冷硬地问说:「芸芸,蕙玲辅导长呢?执勤时间,她怎么不在辅导长室?」

  「她…她……」佳瑶的质问,让芸芸心虚无语,眼神胡乱漂移。

  「咦?!士兵们的大兵日志,都是你代替主官在批阅?」又一道质询下来,瞪得林芸芸脸色发白。站直的身躯微微颤抖,让笔直军装下的魔鬼肉体,荡出一波波若有似无地乳摇,「你不过就是个一兵,谁给你这么大的权力,让你代俎越庖?」

  狭路相逢的尴尬氛围,瀰漫在两人当中。晚点名结下的不快,又在此时并出新的火花。

  霎时间,佳瑶又回忆起林芸芸昨晚在装备库房的装扮。把象徵军魂的服装,剪成下贱的淫荡逢人操干的模样,还帮何勳士官长舔肮髒的屁眼,不由得一股怒气瞬间涌出,喝吼说:

  「一兵林芸芸,回答我!」

  大声的训言,芸芸脸上也出现惊慌的神色,手足无措地蠕动嘴唇,却不知道该怎么应答:「报告…报告,副库……辅导长……她,她在……」

  嘎咖!

  就在这时,辅导长室的门扉又打开。原本该在这里的蕙玲,穿着轻便的运动服装跟球鞋,从外面进入。一袭俐落的短发浮现的水珠的痕迹,肌肤闪耀的果亮的湿润光芒,好似刚从宿舍间沖澡回来,浑身上下流露着清爽的畅快。

  冰山美人此时就像是洒上金黄的阳光,看起来稍稍解冻平日的寒冷。

  「嗯!学姐,你怎么会在这边?不是去看厂间,这么快就回来。」甫入办公室就见到心仪的佳瑶学姊,万年寒冰的蕙玲,表情很自然露出一丝欢愉的笑意。
  不过,她马上就察觉到里头不寻常的蹊跷气氛,试探地说:

  「嗯?怎了吗?」

  佳瑶缓缓转身,面对着蕙玲,板着脸拿出身为长官的威严,一字一句地问说:「郑蕙玲辅导长,现在是上班时间,为何你可以不穿军服,不在办公室服勤?是拿军纪开玩笑吗?不把军规放在眼里吗?你的轻蔑态度,怎么能让底下的官兵服从呢?要知道,国军在外面民众的眼中会是如此的散漫跟糜烂,就是我们的态度不精实……」

  小小的怨火,如同被倒入汽油,瞬间熊熊燃烧成巨大的火球炸裂。

  佳瑶自己也不知道为何会这样,在见到蕙玲的刹那,下意识地就把憋整晚的抑郁情绪,二话不说地往学妹的身上倾倒。

  口气极度恶劣,翻脸不认人,不顾两人的深厚的私交,各种长官常用来训斥下属的粗鄙言语,通通都宣泄而出。骂到蕙玲一句话都不敢吭声,双手紧贴着大腿立正站好,抿着唇微低着头,任由学姐的骂责。

  「…大兵日志这周本该是由你负责批阅审核,你居然交给文书兵来帮你。是业务繁忙,让你没时间,所以找人帮你代劳,回答我啊!」

  「报告,没有。」

  「没有!那就是偷懒?」

  面临学姐的怒火,蕙玲仅能低着头承认:「报告……是……」

  「哼,你还好意思说,一点都不愧疚吗?国军如果都跟你一样,还能保家卫国吗?」佳瑶转头看了同样立正站好的林芸芸,「一兵,你离开,回到你该有的冈位上,动作!愣着干麻,你傻子啊!」

  「是…是,长官。」如释重负的林芸芸,赶紧跑离辅导长室,留下学姐跟学妹两个人独处。

  然士兵的离去,并没有让两人的气氛有所改善。仅见佳瑶转头把辅导长室的门给上锁,打算给学妹一次久违的震撼教育。

  「学姊…我,我错了……」仅剩两人的空间,蕙玲再也无法摆出在他人面前的冰冷,连忙可怜兮兮地小声讨饶。

  「连立正都不会吗!郑蕙玲。」佳瑶就好像无情的上司,怒责又说:「给我站好!告诉我,你的军服呢?」

  这时,学妹恍然顿悟眼前的学姊不是在对她开玩笑。此刻的感觉,就好像回到过去在军校中的不平等。只要学姊们不满意或不开心,下属的学妹们就是被玩弄的对象。

  曾经,蕙玲就是这样的角色,不知不觉被佳瑶学姐揪住自己心灵,陷入泥泞中。

  现在,绷紧神经的她,唯唯诺诺地回答:「报告,在…在内务柜。」

  「给你三分钟,换装完毕。」佳瑶强硬地下达指令,恶狠狠地吼:「现在,还有两分五十秒,动作快,跑起来!」

  「是,长官。」

  汗毛竖起,刚洗?完的蕙玲,在学姊的一声命下,飞快似地跑向自己的内务柜,急促地打开铁门,把里面放置的迷彩军服,慌乱地整装穿上。她的神色纠结难堪,动作生涩不自然,丢三落四地着急混乱,简直就像是新兵蛋子。

  对她来说,从军官学校毕业后,再也没有这番重温旧梦。那随时随地都拉紧神经不准掉炼子,可说是水生火热、残酷暴烈的学生岁月。

  同时间,佳瑶并没有冷眼旁观,嘴里一秒一秒地跟着倒数时间,添增紧张的压迫感。并且,还走到蕙玲的办公桌旁,驾轻熟路地拉开学妹暗藏性爱道具的隐密抽屉,观看里面偷渡进来的珍藏。

  那些趁着每次回部队的时候,偷渡关山进来的情趣用品。随着时光流逝,已塞满整个抽屉。

  忽然,她的一双美艳同眸闪过光亮,迅速地扯出几件事物,丢在办公桌上。
  「时间到,停。」佳瑶兀然地喊出停止,「动,叫你停还继续穿!滚过来到我面前站好!」

  「呼…是…呼呼,长官。」蕙玲喘着气回答,胸口起伏不停。

  她伸出右手,拍拍学妹的脸蛋,鄙视地又讲:「上尉,你的官兵基本教练都忘过了吗?需要我找库办公室的士兵进来教你,还是回到新兵中心再重新一次新兵训练吗?!」

  「报告,不,不用……」

  她的额头满满薄汗,脸蛋潮红,表情紧张又恐惧,手忙脚乱地跑回到佳瑶的前方,两手贴紧大腿站好。

  学姐的寒冽眼神没有改变,瞪着她的身体,上上下下的巡视一番后,冷哼地说:「帽子没戴正,衣领没翻好、釦子还扣错、腰带忘记紮,绑腿没系,胸口的识别牌还脱线,你搞什么飞机啊!新来的啊!最糟糕的是,你看看你的军靴,连鞋带都不会绑吗?是有多混啊!还有,你的鞋面,上面一层是啥?黄黄褐褐的,是屎吗?信不信我要你脱下来舔乾净啊!」

  数落的责语没有停过,从头到脚把蕙玲的缺点给念了一顿。

  「都已经是上尉的官阶,居然比刚下部队的二兵还要不如!」佳瑶持续吼着,「现在,把你的衣服脱光,限时两分钟,开始!」

  宛如玩躏新兵的基本历程,出现在两个身为军官的阶级上。

  学姐的命令下来,学妹马上就快速地把衣服褪去,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思考为何要这样,把当兵培养的出的服从性格,展露无疑。

  「快,动作快。你以为你时间很多吗?」佳瑶催促,「脱光!谁说你可以穿内衣的,我要你赤裸,一丝不挂!」

  但两人都没注意到,这训诫的过程已悄悄改变性质,变得不单纯起来。
  「时间到!」佳瑶又发出停止的号令,「立正站好,谁叫你遮住的。还动!双手贴紧大腿,两脚掌微开!到底会不会立正啊!」

  「学…学姐……」这时,蕙玲也意识到情况的异常,懦弱地出声想要提醒学姐。

  赤裸胴体,以标准的军姿站在佳瑶前面。细长的锁骨左右横开,胸口的两团乳肉没有内衣的拘束,仅能随着呼吸摇摆抖动。中间的两颗乳珠,不争气地硬挺凝结,好似方才的精实教育,让她的身体产生异样的反应。

  除此之外,底下的三角地带亦是清理乾净。留下阴蒂上方一小点三角形的芳草花圃,其余的都剔除乾净。如此光滑的鲜嫩,绝对是刚刚洗澡剔除的。

  「挺胸,缩小腹,连立正都不会吗?!」佳瑶视若无睹,就算是面对蕙玲的裸体,依旧没有忘记随时指正她的动作,「还需要我一动一动教导你?」

  「报告,不用……」她没有底气地回应。

  在众人前冰山美人的蕙玲,此刻也不过是一个无助的弱势女兵。脸上的表情紧张兮兮,却有点恍惚还有些羞怯。淡淡的薄汗像是一层亮光的润滑油,把她的胴体涂抹上晶亮闪光的痕迹,映衬着她身为军官的英气,飘散出若有似无地淡淡淫媚。

  这时,佳瑶把办公桌上的东西给拿起,抛在蕙玲身前的地面,没有感情地指示说:「换上。」

  「这…这……」

  黑色的事物,被揉成一坨扔在地上。就算是这个模样,学妹也知道摊开是什么玩意。真皮材质的高档货,她的收藏品中诠释「女王」威严的衣服,就被佳瑶公开在面前。

  另外,还有件镶嵌两根狰狞模样的电动阳具的真皮内裤。不仅能完美包覆女人臀部,展现浑圆的曲线,且前端还加上扣锁的设计,让被穿上的人,没有钥匙就只能靠外力粗鲁破解,屈辱感十足。

  「我说,穿上!」佳瑶没给蕙玲任何转圜的余地,「你在质疑我吗?」
  「没有…长官。」学妹应诺着。

  她很明白,这玩意穿上后,将会是她的苦难历程开始。且学姐脸上刚毅的表情,可不是短时间就会让她解脱。然而,在办公室的新颖调教,又很自然让她的受弱属性苏醒。

  ……在佳瑶的面前,就是她的玩具。

  忍不住吞噎一口唾液,蕙玲弯下腰,把她的女王皮衣给拾起。这件平时用来在女朋友们面前展现巾帼强势的虚荣战衣,此时竟变得沉重许多。

  贴身,束缚,黑色的真皮,勒住她白皙的肌肤,以一条条的束带,绕乳,环腰,勒胯部,靠着外力,加强着她女体媚惑,把她雌性的体态,雕塑成更为鲜嫩可口的美艳,性感指数持续飙高。

  「还有呢!」佳瑶用眼神提示着。

  「唔!」皮衣穿好后,蕙玲的脸蛋也跟着烫到发红。前所未闻的耻辱情绪蔓延,不停地沖刷她的交感神经。往常穿着这件在他人面前作威作福的自己,居然会有今天的样子。

  咬着下唇,学妹蹲下去把皮内裤给拣起。没想过穿上女王服饰的她,还会有要穿上皮内裤的时刻。要知道,学姊肯定会要她塞满并加上锁头,令她没有任何挣脱的机会。

  「呼……」

  两排贝牙紧闭,思想矛盾冲突,但最后仍是把跨下的皮衣给拉成一线,穿上特制的皮内裤,让两个万恶的电动玩具,同时没入阴阜和肛门。尽管有点困难,最终还是顺利贯穿。

  马上,蕙玲的表情就出现难以描述的不自在,扭捏、憋屈。

  如天使一样纯真的冷静面容上,萌芽出不可言喻的受虐疼欲,尤其是臀部完全被黑色真皮包裹的时候,衬托着她上身的皮衣,揉合出极度淫荡的风范。犹若把女王跟女奴的姿态融为一体,曼妙的赤裸肉体就不知羞耻地狂扭乱颤。

  「嗯…呼嗯……」断断续续、如泣如诉的低喘,诠释着她逐渐火热浓炽的发情,足以勾发出男人的性欲跟征服的样貌,就出现在佳瑶眼前。

  「蕙玲辅导长,把你的军服重新穿上,一动一动标准执行,我不要在看到任何遗漏,开始!」

  佳瑶的眼神中,有出现别样的思维,蕴含着军官的严肃,还有身为学姐的施虐。命令的同时,也来到学妹的身前,刻意拉起内裤的前端,扣上金属的小巧暗锁。

  咖擦!

  象徵失去控制的声响,清脆地发出。

  「呜…是,长官……」一瞬间,她的脸色不住变化,有惊怒,有伤心,有屈辱,有哀羞,有恐惧,有愁怨。

  命令之下,彆扭的她把满地散落的军服一件件穿上。不过原本的内衣裤,却是没有穿着的意义,只好直接就把浅绿色上衣给套穿,隐约地浮现绳条皮衣的拘束带勒痕。

  尤其是两颗奶头,激凸在布料上,格外显眼。

  接着,蕙玲把屁股撅起,脸蛋的表情複杂万千,更多是认命的无奈与淡淡的闺怨,抿着嫣红的双唇,在学姐的注视下,把迷彩长裤给穿上。刹那间,外裤布料的粗糙,磨蹭着紧緻的皮内裤,漾着不小的触动,虐辱的意味十足。

  然后,迷彩上衣穿过两只玉手着装,釦子一个个向上密合。这次,她没有再扣错,一路来到胸口的位置,剩下两颗。但这时,蕙玲的胸部已牢牢撑起迷彩的布料,形成浑圆饱满的乳峰。

  「呼…呼呼……」她的呼吸有点艰难,把残存的两个给扣上,勒紧她的一团乳肉,彷彿下一秒就会爆开。

  反观对面的佳瑶,默不吭声地掏出一个开关遥控器,启动。

  「唔呜呜……学姐……」

  立即,就见到蕙玲身子一震,情不自禁地发出难以形容的低吟。她的两腿夹紧,似乎是前后两穴都传来非等闲的刺激,前扭也不是,后摆也不是,仅好胡乱地摇晃,伴随着像是欢畅期待,又好似不堪入耳的呻吟。

  「继续啊,谁准你停下来。」佳瑶又发声喝令。

  咖擦!

  手中的开关也调到最强烈的位置。

  强袭的快感,就在下一秒窜出,沖上蕙玲的脑门。佳瑶毫不怜惜的举动,让她原本握住的腰带,恍惚间差点掉下。

  右手紧握腰带,左手则是本能地掐着自己的屁股。感觉皮内裤里面的两根玩具,正在无情地糟蹋她的胴体神经。

  「不…学姐……不,不要……」蕙玲抑制不住地求饶。

  这往常对她来说是相对简单的调教羞辱,不知为何今天特别有感。两排牙齿嗑嗑巴巴地颤抖着,抽搐的双手艰难地把腰带扣好,同时感受着肉穴跟肛门交替的振动运作,怪不得每个女朋友都对这玩意又爱又恨。

  况且,她平时鲜少两穴被一起被玩弄,也从未在这样的状态跟学姐淫戏。无法言喻的欢畅快感一下子蹿出,在厚重粗糙的军服压抑下,感觉分外强烈。
  腰带的紧扣,让流窜的快感瞬间达到最强,就彷彿全身细胞都被性欲给支配似的,揪住的脸庞,痛苦地着眉,但眉目间掩饰不住地沉溺且满足的欣喜。
  着装尚未完毕,佳瑶一个箭步向前,捉起学妹的头发,强迫她昂起头来,冷冷地胁迫说:「你以为这样就结束吗?鞋子呢?给我穿好,再让我看到你瘫软无力的模样,我就把你丢出辅导长室。」

  「别,学姐…」蕙玲吃疼,泪眼婆娑地看着她。

  心脏像擂鼓地剧烈跳动着,胆战心惊地恐惧神情瀰漫在五官。佝偻着身子,下体仍是抗拒不住地蠕动,万分羞耻的想求饶,却不知道怎么开口,嘴唇抖动,一句话也吐露不出。

  然而,她依旧无法抗拒佳瑶的命令,忍耐着不断炙烧的欲望,困难地把军靴给穿上,摆出标准的立正姿势,站在学姐的面前。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